Θrphan

[髭膝]真假之影(旧段子清理)

旧脑洞清理工作的第三篇,大约是去年三月与朋友提起,四月写在微博上。

基于不相信北野天满宫和大觉寺的两把刀为游戏中的他们而构想的故事。


——


因为时间太过久远,当年的源氏宝刀膝丸已经湮灭尘世,如今在本丸逗留的膝丸只是其中一片思念、记忆与灵识,但膝丸并不知晓这事,髭切意识到了真相却始终不置一语,而作为砍断幽灵的青江察觉到了端倪,对膝丸说你真的是很神奇的存在啊,却没有在此说更多的话,让膝丸感觉到莫名。

髭切一直没有主动提起膝丸的名字,是因为髭切也不确定膝丸是属于真正的膝丸的哪部分记忆,自己面对的到底是“膝丸”、“蜘蛛切”、“吠丸”还是“薄绿”,又或者是全部混合起来构成的灵识,再者他觉得无论膝丸到底是谁都并不重要。

膝丸有时候会出现记忆混淆、错乱的情况,但大家包括他自己都以为只是时间过去太久,记忆出错也在所难免于是没有放在心上。直到出战5-3,由于他是片不完整且不稳定的灵识,对于战场上的怨灵和鬼魅的影响会更加敏感,于是他在还没做出抵抗的情况下就被对源氏抱有极深怨恨的恶灵附身了。

第一部队回来的傍晚天边的云压得很低,天空已经暗下来,潮湿的空气似乎随时都能挤出狂风暴雨。髭切很意外膝丸回来居然没有第一时间找自己,他走进房间的时候膝丸已经背对着自己跪坐好,看不见表情,髭切刚想说话便感觉到不对劲。“你是谁。我们关系还没好到能用刀剑打招呼的程度吧。”

被恶灵附身的膝丸迅速袭击了髭切,对他而言,无论源氏宝刀毁去哪一柄它的目的都已然达到髭切拔出刀对他冷言道:“想要拿这条手臂,就放马过来吧。”最后髭切击退了恶灵,自己也赔上了右手,一部分是膝丸伤的,一部分是他自己舍弃的。 

恶灵临死前喊了一句“你不是真正的……”然后就被髭切挥刀切断了。


膝丸醒来后看到睡在手入室的自己,还有手臂和脸都裹着绷带躺在身边酣睡的髭切。今剑告诉了膝丸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之后膝丸感觉自己和身边的人似乎存在着很诡异的差别,有时他会整夜整夜地做着光怪陆离的梦,他有时梦见自己是膝丸, 有时又梦见自己是别人,做着他所不知道也不曾理解的事。

慢慢地他终于发现,自己并不是真正的膝丸,而是“膝丸”的一部分灵识,而自己兄长知晓着这件事却一直不曾告知于他。膝丸开始思考自己的存在意义,开始与髭切变得疏离,其实他没有怨恨髭切,但是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现在的自己和对方。

髭切打心底认为,不管眼前的膝丸到底是哪部分的“膝丸”都无所谓,他也从没想过深究,因为无论哪部分那都是膝丸,都是逝去的源氏留下来的珍宝和记忆,是重要的人。然而髭切自己心里也有个谜——真正的膝丸已经丢失,那真正的“髭切”流传下来的可能性又有多少。现在完整地保存在这里的髭切到底是谁,砍断恶灵时它所说的“你不是真正的……”又是指谁。

既然膝丸有可能是真正的膝丸分散灵识与记忆的集体,那他又何尝不可能是因世人的常识、祈愿、传说和妄想构建出来的产物。眼前的膝丸至少可以肯定是“膝丸”流传下来的一份思念,是真正的遗物,确实的源氏重宝,如果自己只是顶替着“髭切”名义的赝品,那么谁才是会被唾弃的一方。

有些问题从一开始就已经无法分辨清楚了。髭切不介意膝丸的身份,一部分是因为他不在意,另一部分则是他隐隐觉得自己并没有这份权力。比起质疑无用的过去和未来,现在这份相互珍惜的心才是真正存在的宝物。

不完全是源氏重宝的髭切和膝丸,也不完全是自己的我们,也许才是这个世上与对方最相似的人。



TBC

  

评论(2)
热度(34)
©Θrphan | Powered by LOFTER

何処にも行けないのは「こゝろ」
其処にいた君が笑う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