Θrphan

梗。

如果两个本丸的髭切和膝丸相遇,后来因为某些事沦落到一起生死与共,等到最后两个审神者再找到他们时,已经剩下两只刀柄和一地散落相互混杂的碎片了。谁都分不清谁,谁也分不开谁。

重新拼回的两个人,在演练场中遇见,只觉似曾相识,却回忆不起对方是谁。



《白昼梦》


-


“你右眼都没啦,还关心我?”
髭切望着膝丸白布下零零星星渗出的红,只是笑。给他包扎伤眼的布条还是从自己外套上撕下来的,髭切不免觉得当初这白色选得可真好,连当个绷带都这么合眼。
膝丸闻言不语,半张脸在火光下忽明忽暗。
有道是岁月无情,有情总被无情扰,那这趟流落人间,能否应算是他最情深难共的一场白日梦?
髭切只是笑。
他比时光老。

评论(17)
热度(12)
©Θrphan | Powered by LOFTER

夜が終わり、
新しい日がまためぐり来るように、
きっとどこかで巡り合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