Θrphan

碎碎念。


今晚又看了一篇片粟太太的漫画。太太家的源氏,不知为什么,看完之后总感觉既沉重又寂寥,大概是因为太太画的漫画很多都与历史或者逸闻有关。
之前片粟太太画过髭切望见初开的梅后不觉意吟起「出でいなば 主なき宿になりぬとも 軒端の梅よ 春を忘るな」,并且表示自己偶尔会想起这首和歌,却忘记了它是由谁所唱的。歌仙安静地告诉他,那是源实朝公的和歌啊。
那年源实朝不过二十七八,在母亲北条氏的控制下,当了十余年的傀儡将军,膝下无儿无女,在参拜鹤岗八幡宫途中被侄子所杀。源氏世代将军的地位亦同时正式宣告终结。


据闻当时参拜完毕的实朝手捧太刀,却连反抗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公晓割下了头颅。如果那把刀是髭切,那么髭切几乎是眼睁睁看着源氏最后的正统命脉死在自己眼前了。

评论(10)
热度(9)
©Θrphan | Powered by LOFTER

何処にも行けないのは「こゝろ」
其処にいた君が笑う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