Θrphan

髭切与今剑的小话

#纯粹自嗨产物。

#私设和OOC严重。

#不要较真。不要较真。以及不要较真。

#看情况可能删除。



髭切与今剑的小话


   看见髭切时,他正坐在后院的走廊上,安静地把玩着手中割草用的镰刀。今剑放下食盘坐在他身边。

  “大家都忙着收集魂玉,暂时没空管你的事,所以我送点心来了。”今剑从盘子上拿起一串团子塞进了嘴里,眼睛却越过对方端着瓷杯的指尖看了过去,“看来你还没习惯做这个。”他的目光落在髭切放在手边的刀具,用几分笃定的语气开口说道。

  身材瘦削的男人不可置否地笑了笑,茶叶温热的香气将他的声音带了过来,浸润在今剑脸上柔和的阳光里,“因为以前没什么机会干农活,也从没想过将来会有机会做。”

  “我和你不一样,我在义经公身边时曾经见过。”今剑咽下嘴边的食物,顿了顿,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薄绿也是。”

  “跟随在那位大人身边的话,这种事也是难以避免呢……”髭切放下茶杯,遥遥望着眼前随风而起的落樱,语气平常得像在说今天天气真好。

  今剑不满地拧紧眉头,把愤懑的轻哼压回喉咙中,“我以为你会更在意一些,果然身处高位的人都这样罔顾亲情吗。”

  髭切没有答话,只是偏头看向身旁天狗打扮的孩童,浅色额发下的目光幽深入魂。今剑注视着这双映照自己模样的茶色眼睛,一时间竟发觉自己有些哑口无言。

  “不,你猜错了,我在意着。”髭切悠悠地讲,“因为那段日子我在意着那个名字,也因为那个孩子,我并不在意那个名字。”

  忽然间,今剑的思绪飘回到髭切来的那天。其实当时他并不在场,但岩融在,三日月也在。后来身材魁梧的付丧神跟自己说道,那时候他看着髭切从樱花中走出,茶色的眼睛在所有人身上扫过一圈后,最终落在自己身上,他轻轻地挥了挥手,朝他打了个招呼,像位许久未见的旧友般。可岩融有种感觉,髭切不只是看着自己,他更像是通过自己望向某个更远的地方,挥手致意。

  “但不管怎样,他都是我唯一的兄弟。”

  今剑想,仿佛历经了千年,髭切也一如当年他们所见到的屹立在赖朝公身侧的付丧神,顶戴着万人的爱戴、敬仰与骄傲,对万物始终保持从容且理所当然。

 

  收拾好餐具,今剑拍拍手,端起食盘沿着来时方向离开。夕阳逐渐滑向脚尖,风也开始静息,应许再过不久就能听见玄关处热闹的人声。髭切已经起身,背对着他继续研究那还没熟悉的工具。这时今剑却像忽然想起什么似的,远去的脚步戛然而止,他再一次对上髭切的眼睛,问:

  “你不害怕薄绿不会回来吗?”

  “怎么会。”髭切抬眼冲他笑笑,“那可是我的弟弟。”

评论(2)
热度(44)
©Θrphan | Powered by LOFTER

何処にも行けないのは「こゝろ」
其処にいた君が笑う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