Θrphan

[髭膝]无字情书(2)

依然是美术生髭切×模特儿膝丸。

本来想着“放弃思考,大口吃瓜, 快意飞马”的,结果只做到了第一个……

一见这里

-


膝丸的眼睛扫过小孩子手上缤纷的气球,还有情侣们嘴边泛着甜味的香草冰激凌,随后瞄向身边那支不断在洁白画纸上飞舞的笔,髭切刚排好线,正准备描绘一座离他们不远的小型喷泉。四处飞溅的水花在仲夏的日光下闪闪发光,像金色的珠帘。

此时,他们坐在公园的绿荫里,周围被混杂着蝉鸣与欢笑声的热浪包围起来。膝丸随意摊开的杂志上印着如今几乎街知巷闻的名模三日月宗近优雅的笑脸,巨大的白色标题在深色背景上毫不掩饰地写着“RABU正式决定由三日月宗近代言即将发布的‘玫瑰’系列夏秋时装”,十分有其经纪公司三条社的风格。

RABU这个品牌一向主打中高端市场,消费群集中在自信、独立、追求潮流尖端的白领阶层,再加上时下的人气效应,拉拢三日月这种总以高贵一面示人的男模特作为他们的新品代言人自然毫无悬念。膝丸枕着下巴,一边百无聊赖地翻着书页一边浮想联翩,他的思绪就像太阳底下蒸发的水汽渐飘渐远,甚至连髭切什么时候停了笔也没有察觉。

见惯不怪的报道和资讯固然令人提不起兴趣,但盘踞在膝丸心里的那团忐忑与烦闷却不全是杂志的错。

一个月前,隔三差五来学校工作的膝丸,只是感觉髭切中午总是呆在同一个座位画画这件事有点不对劲——这当然不是指为什么髭切每次都坐在这里,髭切跟他说过这个位置的采光很好,视线很开阔,另外还有遮风挡雨的草木,所以自入学开始,他一直都很喜欢这里,几乎到了每个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中午肯定会来这里的程度。既然并非因为这个问题,那股不安的感觉到底出在哪儿,膝丸始终说不出。直到某天,他一如既往坐在髭切身边,打开餐盒,才醒悟困惑的所在。

“你今天已经吃过午餐了吗?”斟酌再三,膝丸还是换了种问法。

“没有。”髭切从画纸上抬眼,面对膝丸有些错愕的视线,他依然保持惯常的淡定,“我很少吃午餐的。”

“你没有吃午餐的习惯吗……”膝丸简直难以置信。

“午休时候小卖部的人太多,我讨厌和不认识的人挤在一起,所以只会在休息快结束的时候稍微买点东西。而且我对饥饿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通常都是直接省略午餐。”髭切笑眯眯地回看他,老实回答,“不过走运的话,偶尔会有学妹送饭团或者巧克力曲奇给我。”

不难理解的意思。确实以髭切的脸,随便向路过的人刷顿饭吃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即使是现在,仍会有不少女生朝他们的方向招招手,投来好奇胆怯的目光,如果髭切不是从很久以前就一直坐在这里,让所有走过的学生都记住他的身影,恐怕自己的位置上,早已经被各种各样的美食甜点以及手捧便当的女生围得水泄不通。而且心宽如髭切,经常视画画以外的事于无物,只是今天才知道,髭切居然连自己的身体也不大放进眼里,要是某一天,有人告诉他髭切因为低血糖抱着自己的画晕倒在这里,膝丸估计自己也不会太过意外。

膝丸眉头蹙紧,望着面前人来人往的中庭小径,骤然感觉有种责任感在胸前升腾而起。髭切不懂他那些天马行空的想法,只是觉得对方时而惊讶时而担忧的样子实在有趣,光看着也不觉得无聊。

没过一会儿,终于想清楚的膝丸将自己原本两层的餐盒一分为二,分出一半的便当放到下面空着的盒子里去。当初买这个双层餐盒他也只为了不时之需,但长时间备着也就只是备着,没想到这时候竟然派上用场了。

“总不吃午餐胃当然不会觉得饿,好歹也替自己的身体着想一下。”膝丸向他递去一半的午餐和湿纸巾,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备用的筷子有吗?”

严谨的性格让膝丸摆个午饭也摆得整整齐齐。髭切接过餐盒,端详着手上的厚蛋烧、迷你汉堡肉和各式蔬菜,忽然回过头又认真地问了一遍“真的可以吗?”,眼睛却是亮亮的。膝丸好不容易挤出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好心提醒他再不吃午休就要过了,虽然不敢保证味道会合他的胃口。

“好精致呢~”髭切夹起一个章鱼香肠,像是研究钻石项链的切割面,放在阳光下一边鉴赏一边赞叹,“这都是你做的吗?”

“一个人住得久了,多少会一点。”髭切的举动让膝丸无所适从,他只好闭上眼不去看,脸上却不自觉烧了起来,“而且外食的营养比例不好控制,所以我一般会带自己做的便当。”

“啊,好吃。”髭切脱口而出,惊喜的光芒在他的眼睫里微微颤动,像个发现新宝物的孩子。

髭切心眼直,性子也直,觉得厌恶的东西即使别人拿着刻刀架在脖子上逼他,他也不会吐出半句喜欢,所以他现在的反应是真实的。膝丸却只是捧着手里的餐盒,垂下头,细细咀嚼着,没敢回应这个发自肺腑的评价。他深谙此时此刻忍耐着难为情与喜悦,以及无法抑制的满足的自己,表情肯定相当古怪。

“髭切君在吃午饭呀?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属于女孩子的甜美嗓音从斜上方传来,膝丸往声音的方向稍稍抬眼,看见一个女生正盯看着他们,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

“很好吃哦。”髭切松开口中的筷子,爽朗地应许。

放下餐盒,膝丸拿起一边的水壶喝了起来,安静听着面前两人有来有往地相互打趣。这段时间以来,不知从什么地方跳出来的人迎面就跟髭切打招呼的情况没少发生,其中就包括自小和髭切认识,现在转入设计系的鹤丸,能作为髭切的熟人果然都不会是寻常人,那次出场方式确实让膝丸终身难忘。

女生看起来和髭切格外熟悉,像是他的旧同学。“又是别人给你做的?”接着她敏锐地发现,膝丸手边和髭切款式相同的餐盒,于是眨眨眼睛,明知故问说,“是旁边这位?新的朋友?”

“嗯。”髭切点点头,“他是我弟弟。”

膝丸差点没呛死在那口茶里。

 

 

后来,膝丸一再追问髭切那时候为什么这么回答,髭切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表情,说是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没像朋友那么简单,详细解释起来太麻烦,直接了断表示他们是兄弟关系才最方便,更何况没有哪对朋友会经常给对方做午饭。一番话下来,愣是把膝丸讲得半信半疑。

但没过多久,膝丸突然想起,他们当时的关系也没复杂到不足以用朋友二字形容的地步,虽然等他发现这个问题时,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复杂到无论是朋友还是兄弟都难以概述了。

比起这种在以后看来无伤大雅的小风波,膝丸更早发现的是:髭切不但不会好好吃饭,他还不肯好好睡觉。

 

 

再次机缘巧合地相遇后,膝丸和髭切终于相互交换了联络方式,吃过便当的髭切,更是自然而然蹭上对方的手艺,刚开始膝丸还有些抱怨和不解,但最终还是毅然肩负起照顾髭切午饭的责任。如果第二天膝丸会到学校工作,他就会提前用邮件问髭切明天想吃什么,髭切虽然嘴挑,但对饭菜的种类以及配搭完全一窍不通,通常也给不出什么有用的建议,久而久之,膝丸便直接将自己的便当一式两份准备好带过去,一切都顺理成章得如同他们真是一对久未谋面的兄弟。

邮件发多了,自然就会摸出一些小规律。平时,膝丸早上发过去的邮件,髭切总会在十一点过后回复,而从下午到晚上这段时间发送的邮件,则会在半个小时内得到回复。这种奇妙的情况,一度让膝丸百思不得其解。

这天深夜,回到家洗完澡的膝丸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连日紧凑的工作安排,让他的精神一直处于极度紧张的状态,过分活跃的脑细胞在他越需要休息的时候越是无法平静下来。许多狂乱且空白的念头像闪光灯一样在他的脑海交错相织,不停翻滚着,膝丸的头又昏又沉,胸口甚至涌现出闷闷的恶心感。最后一次翻身后,他摸到放在枕边的手机,摁下开关,屏幕刺眼的“1:17”在他的视网膜上大大咧咧跳动着。

窗外繁茂的树影在不时传来的车声中缓缓摇曳,两排路灯笔直地立在公路两旁,任由夏天的蚊虫围绕着炽热的光芒旋转。即使在黑暗中,时钟的秒针照旧尽职尽责地转动,看得膝丸眼前一片头晕目眩,他努力把目光落回通讯列表依然发光的头像上,鬼迷心窍般点开髭切所在的方格,在输入框里打了几个字。

【好辛苦,睡不着……】

一按下确认键,膝丸脑中那股晕眩感一下子烟消云散。意识到刚才的自己到底做了怎样一件蠢事,他困窘得手脚都开始发烫,连忙抬起手指选定显示发送成功的信息,懊恼着想要点击撤销。不料,髭切的回复已经在下面出现,轻而易举就将这个因一时迷糊发送出去的对话框抬了上去。

『要帮忙数绵羊吗?』

膝丸抓起手边的枕头狠狠罩住自己的脑袋,趴在床铺上,无声地哀嚎起来。

髭切不同职场上的点头之交,对于只是合作伙伴的人,即使工作完成后膝丸也不会随意交谈,胡乱深入别人的私生活,将自己的弱点和软肋都捂得死死的,彼此保持友好但疏远的距离。更何况他是个连朋友也不会随便劳烦的人,衣食住行都由自己负责,有时还会揽下一些别人无法做到自己也难以无视的请求,在同事心目中牢牢树立着可靠先生的形象。现在却在同一个人面前两度犯迷糊,而且两次都是极其低级的错误,这是对许多方面都力求尽善尽美的他想都没想过的。

当时怎么就冲动先于理智了呢……欲哭无泪的膝丸觉得自己今晚的智商因为失眠创了新低。他不需要髭切给他数绵羊,但他希望髭切的绵羊能吃掉这部分记忆,好让他忘了刚才发生的事。

等到情绪终于平复下来,黯然接受这样的事实已经成为过去式的膝丸才幽幽伸出手,捞起掉到床边却仍然倔強地发光发亮的手机,查看对方最新发过来的信息。髭切又打了一个问号,问他是不是已经睡了。

这时,膝丸已经完全失去睡意,任命地躺在被窝里,以破盆子破摔的心情玩起手机。

【没有……你怎么还没睡?】

『还久呢,我在画稿。』

现在都一点了。膝丸看着回复,不由得吐槽。

【你会接稿?】

『偶尔啦,看到有趣的邀约会接一下。』

膝丸飞快地按着手机键盘,但“你总是那么随心……”还没写完,髭切又接了下去。

『比如,有时会接到LO裙和男性向同人志插画的约稿。』

在脑子里想了一下髭切跟洋裙的配搭,膝丸人生中第一次对着手机憋笑憋得这么辛苦,于是他将这份由于在深夜而没能宣泄出来的笑意,以文字的形式传达给对方。然后,他收到那边发来的一句“啊啦?”,髭切专用的口头禅。尽管相隔一层屏幕,膝丸还是能立刻想象出髭切说这句话时,脸上夹杂着善意与半点迷糊的微笑。

他收了收酸软的脸部肌肉,继续问。

【哪个比较难?】

『嗯……LO裙吧?主要是我不太明白女孩子的喜好。当时被抓着改了很多次。』

轻轻笑着,膝丸在床上转了个身,舒展成一个舒服的姿势。

【为什么白天都不怎么见你画稿?】

『白天我喜欢画作业。晚上比较安静,思绪更加清晰,可以慢慢画稿。』

想想也算合理,他们基本都只在白天间断着联系,虽然大体知道髭切有周末有空就往外跑的习惯,但他却很少了解对方夜晚乃至其他时间的生活,大概也只有晚上,髭切才会踏踏实实坐在电脑前,伴着星星,画一些其他的东西。洋裙和插图,还有日夜颠倒的作息,膝丸觉得自己不知不觉收集到许多关于对方的碎片,在他脑中拼凑出一个从不知晓的髭切的形状。他惯常地发了一些忠告过去,告诉他尽管赶稿重要,可也不能通宵,怪不得你早上总是回得比较慢,等等。这次髭切的答应来得有些慢,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埋头于工作了。膝丸挨在枕头上,透过窗帘的缝隙,看见外面的天空被浓厚灰色云层遮盖得严严实实。

昏暗的房间里,他的鼻息逐渐变得均匀而绵长,原本喧嚣的大脑现在已经完全冷静下来,看着被夜色浸透的天花板,膝丸忽然感到异常安心,似乎那些炭笔落在画纸上的细软声响,正穿过厚实的墙壁,传到这方空气中来。尽管平日难以启齿,但他无法否认,髭切手上炭粉的气息、停驻在指间的阳光以及那个金色的侧脸,总会给他带来片刻的宁静。转念一想,或许因为这些,他才始终乐意坐在对方的身边,观察他画画的模样。

唯独夜深人静的时候,那些白天在任何人面前都被层层包裹的思绪,才会露出细微的边角,膝丸不由自主地看着这个平日里不会也不敢细想的想法,像颗落入水潭的种子,迅速生根发芽,将他围得紧紧的。然后在晨光初始的时分,转瞬凋谢。

膝丸重新看了看荧光屏上淡色的对话框,前面那一句“你明天会去写生吗?”髭切仍然没有回复,时钟的指针稳稳地停靠在“1:54”的位置。困意如潮水慢慢上涌。他写下一句“我想睡了,明天有工作。晚安。”,没过多久,便安然睡去。

彻夜无梦。

 

 

第二天下午,看到髭切外出写生却被困在雨中的即时状态时,膝丸正坐在摄影棚里,等待拍摄。他点开附带的照片,发现上面的建筑极为熟悉,很快地,他再次在输入框中敲下一行文字,发送了过去。

【你现在是在Kobizen公园吗?】

『嗯?你怎么知道?』

【我看了你刚才的即时状态。你今天没带伞?】

『没有呢,我以为不会那么快下雨。』

髭切的语气轻松,事不关己的样子好像他只是坐在公园里赏雨。膝丸叹了口气,走出房间,看见滂沱的大雨顺着玻璃窗淌下,间或夹着几声闷雷,将整座城市冲洗得只剩一片青灰色。

【有淋湿吗?】

『稍微有一点,背部、鞋子和裤脚的位置。』

膝丸沉默片刻,随后找到守候在摄影棚附近,经纪人兼现场助理的加州清光,压低声音问他距离自己开始还有多久。清光翻了翻自己手上的笔记本,回答他:“大概还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今天的摄影师都是同一位对吧?麻烦你把我的名字往后调一些,我现在有点事需要出去。”膝丸说。

清光稍稍睁大眼睛,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他又看了看排表,试图阻止这个临时又冒昧的请求:“如果你现在更改排表,很有可能会换到最末尾的位置……”

“没关系。”膝丸匆匆应下,突然又像想起什么,“……那个,请问你有没有多一把伞?”

十来分钟后,出现在髭切面前的是打着深黑色雨伞的膝丸,雨丝和薄汗将他的额发微微打湿,不过跟坐在公园里等待雨停的髭切相比,显然好上许多。正如之前所言,髭切的后背和长裤都被雨水溅湿了,发尾也蘸着水汽,浅金色的头发在灰蒙蒙的水雾里已经找不到平日的光泽。他听从膝丸十分钟前给他“不要乱跑”的指示,随遇而安地坐在石亭深处,听着雨滴坠落在叶片和树枝上的声音。

抖了抖雨伞上的水渍,膝丸朝他露出一个精疲力尽的表情,苦笑道:“你该学会看一下天气预告了。”

髭切站起身,背起那个一如既往大得有点过分的背包,做了个安心的手势。“抱歉、抱歉。”他接过膝丸递来的深黑色雨伞,“辛苦啦。”

送髭切去地铁站的路上,膝丸撑的是一把明显跟他不符有着红色格子的雨伞,伞骨较小,边缘有黑色条纹。面对髭切那原来你喜欢这种图案的讶异眼神,膝丸慌忙解释这是刚才向同事借来的,自己的伞还不足以在这种天气遮住两个男人,说完脸上还浮起一抹不好意思。但来到地铁站入口,膝丸就不再往里走,他站在被雨水浸湿的台阶上,说自己还有工作没完成,要回去的。

尽管平时悠闲成性,但听膝丸这么一说,髭切也知道那是重要的事。他收起手里的雨伞,想将它还回去,结果膝丸摆摆手,跟他说改天吧,反正一时半刻也走不了,等工作结束雨应该就停了。

“要不我等你?”髭切难得犹豫起来。

“我还有好些时间才能走,现在起风了,你淋了雨在这里等很容易感冒的。”膝丸在距离髭切只有一条手臂的地方站着,雨滴在他的衣袖上留下一个个深色痕迹。发现时间不够了,他随口编出一个理由,“就当我还你之前在地铁上的人情吧!”

髭切还想再发出一些声音,可是膝丸绝尘而去的身影已经离开他视野之内,转瞬消失在雨幕中。




TBC

其实我觉得髭切和LO裙可合适了……(不对

评论(12)
热度(100)
©Θrphan | Powered by LOFTER

夜が終わり、
新しい日がまためぐり来るように、
きっとどこかで巡り合う。